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6的文章

男性焦慮

其實最近我在想以下的這個問題,
關於一些為什麼男性要肩負起養家活口的責任什麼的。

也不是在逃避,
而是我會想說應該要能讓我的另一半能夠幸福,
而基本的三餐溫飽應該要能夠達到吧。

但如果我是從事如藝術家、創業家之類的要怎麼辦呢?
那感覺起來就像是會有一餐沒一餐的,
很是辛苦,無法滿足上述所說的條件。


後來在洗澡、或走在機場的登機口的時候想到,
為什麼一定要去承擔一些沒來由的責任呢?

這樣的想法不就是男性沙文主義的延伸嗎?
不就等於心中認定女性不太會工作嗎?

但事實並不是如此嘛。

時代在變,而我的想法還是脫不了傳統的泥淖,
女性在這個嶄新的時代已經能夠自給自足,
至少都能當個月光族吧。


而我還是停在男子漢應該要頂天立地,
應該要把一切責任擔在身上的老古板思想。

應該要拋下這些東西的,
把這些阻礙夢想的東西全都給丟掉才對。

「要衝,不要縮。」
這樣比較好吧,做自己。

學期回顧

是這樣的,
在某個東西的終結就要來個跑馬燈,
學期的結束也是一樣。

這個學期我到底做了什麼鬼阿,
我參加了系學會當了冗員幹部。

說實在的,除了積極參予系上辦的活動之外,
好像也沒有做啥咪別的代誌。

去了迎新,
去了活動部的聚餐們,
去了生涯部的講座,
去了公關本部的小講座和回娘家,
去了大一的愛現,
幾乎什麼都參加了。

得到了什麼回憶嗎?

我想可能有吧,
只是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只知道我曾經走過,
好吧。

這學期的課程們相當的有趣,
我的本意就是要來看我自己的耐性,
一大堆的小組作業有多少是我分配的呢?
馬上把東西給想出解決辦法,
然後在板上po出一些工作分配,
這是這學期的課程裡面作最多的事情吧。

不過就動一只嘴嘛,
沒什麼好了不起的。

期中期末都沒啥唸書的直接度過了,
我想光是某人一個禮拜讀書的份量就能超過我整個學期了吧。

全部都靠天份,全部都憑直覺,
那些需要練習的科目就這樣說bye-bye了。
不過經濟什麼的還滿有心得的,
也沒什麼念就考的不錯。

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考的好也不代表說學的比較好,
只能說是運氣吧。

按照陳某的士氣論,
別人考贏了一次,那是自己不努力沒唸好書,
別人考贏了幾次,那可能是自己天分不夠、考試期間風水不對,
別人一直都是考贏的,那他肯定是書呆子。


好,我們看到了很多個書呆子。

這學期還上了一些日文,
把大家的日本語給終結了,
我的程度還是馬馬而已,
哎呀,然後我在本學期玩了一大堆的ps2遊戲,
真是墮落鬼。

這學期就這樣這樣過完了,
沒有學到什麼,
有反省一些自己,
有成長一些,
這樣也就夠了吧。

希望來學期能有些什麼好成果,
像是學會倒立爬樹之類的。

考試焦慮

這幾天是所謂的期末考周,
還在學校蹲的我輩就得辛苦的唸書,
用以報效國家用以報答老師的諄諄教誨。

然後用成績證明說我有唸書,好吧。

假設以上是對的好了,
所以我們唸書的目的是要報答別人,
是替別人工作,類似的意思。

但唸書是學習的手段,
學習是為了增加一些自己的知識背景,
倒底還是為了自己。

於是我們就碰上了矛盾了,好個矛盾,
到底唸書是為什麼要唸書,
難道期末考週就一定要唸書嗎?


只能說,碰上了大考是務必要唸書的,
因為如果考試沒過就要與該科目重修舊好,
很浪費時間,而為了不要浪費社會資源,
我們要好好唸書,以通過考試。

所以唸書的目的是考試,
跟學習的目的不太一樣。

而考試是老師給同學們的焠鍊,
有如唐僧去取西經般的,
經過不斷的考試轟炸機轟炸,
我們就像是蕈狀雲一樣頭上開滿了花,
劫後餘生以後重新站起又是一條新的好漢。

跟賽亞人的模式很像,
跟聖鬥士的模式幾近一樣,
有過頻死經驗的就會變的更強,
未來在面對更強大的敵人就能撐的更久。


然後就變成很會考試的人,
很會考試,很厲害嗎?

很厲害呀,至少在這方面是超級達人,
寫考卷的速度有如時光匆匆,
背書的記憶力比數位相機還強,
數學、外文,樣樣難不倒,
考試就該找這種人去考,一定會考很好。

那考試考很好的人代表了什麼嗎?
代表程度很好,也未必,
代表口才一流,未必,
代表很有創見,未必,
代表腦筋一級棒,沒有吧。

考試考很好的人就代表老師給在他考卷上的分數很高,
僅此而已。

這很好,對於要申請某些資格的人來說,
成績是必要的,就像植物需要陽光、需要空氣、需要水,
有了好分數好向父母證明我是好學生。

好吧,有好成績不代表他就是個好學生。
(大部分的情況應該是啦,我說"應該"。)


所以考期末考的意義在哪裡?
是老師特別舉辦的期末同學會讓大家都能看到彼此嗎?
好像也有這種功用,
不然平常也看不到幾個人出現在教室裡面。

美感焦慮

圖片
淺談一下這個有趣的題目,
美,是怎麼來的?

先說為什麼要討論這個好了,
起因是我最近在看一些關於這類的書,
像是漢寶德寫的談美、詹偉雄寫的美學的經濟,
都有一些篇幅在談美是什麼。

還有,近來有些焦慮的人也在討論這個話題,
認為台灣學子普遍缺乏對美的感受能力,
而認為世界的潮流是走向美感領導的世界,
於是又對未來產生了不安定感。


回到主題來好了,
美,是什麼呢?

美,有人說必須要有幾個條件,
像是合諧、舒服,會令人愉悅之類的。
有人說美是附著於物體上的那種感覺,
也有人說美跟藝術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說那麼多,美到底是什麼呢?

我說美是一種價值觀,綜合著一些人的天性產生的,
有社會的價值,也就有社會的美,
有個人的價值,也就有某種個人認定獨特的美。

美就是一種吸引人的元素,
而有美感的人就會被吸引,如此而已。
美感即是對美的感受力,
但每個人的審美觀念不同,
你的美不是我的美,這是正常且合理的。

而庸俗與美並不衝突,
像是一些流行樂手,
就是大眾喜愛,結合庸俗與美麗於一身的代表。
也像是一些富商名流,
把許多的「美」的東西穿戴在身上反而顯得庸俗。


一些輿論作家常說,
年輕人對美的鑑賞能力愈來愈差了,
把原因歸肇在填鴨式的教育失敗之類的,
殊不知,每個人對於美的定義不同,
很有可能年輕人感受能力是差不多的,
只是喜好的玩意兒不一樣罷了。

附庸風雅是美、
極緻簡約是美、
林志玲是美、
金城武是美、
五五六六是美、
女子十二樂坊是美,
每個人喜歡的本來就不一樣,
為什麼要藉由否定別人來建立自己的價值呢?

跟前一篇的結論一樣,
人性使然,這就…

集體焦慮

圖片
覺得生活週遭的人愈來愈焦急,
可能是被電視新聞不斷的「唱衰」吧,
對未來前景什麼的,
人人都不抱什麼期待。

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社會現象,
因為對未來擁有較多的不確定性,
就像是學生在考試前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過的心情一般,
由此產生了壓力,由此產生了焦慮。


來看一些比較有趣的東西好了,
近幾年來呀,大陸、韓國方面情勢看好,
相對而言台灣好像就要在世界地圖裡面消失了。

這讓台灣人很焦慮,
因為新聞媒體不斷的強調「落後」、不斷的強調「比較」,
然後我們輸了,讓人失望,
實在是相當的灰心之類的。

但仔細想想,輸了,又會產生什麼恐怖後果嗎?

不會嘛,許多的世界霸權還是會有某些地方被別人超越阿,
由於工資不斷的上漲,
一些勞力密集的產業移轉到大陸是正常的,
而我們的政府不把重心放在科技研發產業,
會被韓國超越也是挺合理的。

我們真的輸了什麼嗎?我反問。

與大陸及韓國比較起來,
我們擁有比較好的生活水平,這是不能否認的。
人家在努力,是別人的選擇,
而我們選擇了一條比較停滯的道路,
這也沒什麼不好,說實在。

因為人的幸福感跟科技的日新月異、跟經濟成長還是擁有顯著的獨立性的。


所以到頭來,
我們的焦慮還是起因於比較心理,
人就很奇怪的,非常計較,
而且看不得別人好,人性使然,
古有云:「人比人,氣死人。」
不就是這樣嗎?

發現到別人家的孩子在長高,
覺得很棒,比自己家的孩子好,
卻忘記自己的孩子連老婆都已經換了兩個了。

這比喻可能有點失當,
不過拿GDP成長率(*註)來比較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這樣的社會焦慮我想還會存在好一陣子,
這就是人生啊。(笑)

--
GDP成長率:為一種總體經濟指標,用來衡量某國家/地區在領土內產值的增加程度。

給我力量

一句話,使我全身充滿力量。

也不用什麼特殊的句子,
只一聲加油,
署名是你,收件者是我,
這樣實在很棒。

你帶給我力量,在我想起你的同時。


我可能想太多了,
不過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我喜歡你帶來的感覺,是這樣說的,就是這樣說的。

冷風夜雨

圖片
天氣突然轉冷,
這就是所謂的「冷不防」吧,我想。

大概傍晚的時候天空便開始飄著小雨,
一點一點的,拌著一些冷空氣。
---不只一些,是一大堆。

這時的我騎著摩托車向我的目的地走,
本以為我走的路是正確無誤的。
但當我看到眼前的路標指著「汐止」的同時,
我便知錯了,周圍不知何時出現了深坑豆腐店的招牌,
天哪,於是我就掉頭走人了。

再一次回過神已經是八點快半了,
我到了木柵山上的指南宮大學裡頭參拜。
學校裡頭相當幽靜,
比起公館的繁華這兒還算別有風味。

當我屏氣仔細聆聽,
好像感受到了母雞在某處喧鬧。
便向那頭探索,
那是個叫做母雞角落的地方,
和外面的冷冽寒風比較可以說是天堂,
有音樂、有歡鬧,
充滿喜樂的一個好地方。

才在那裡倒了杯熱茶,
節目就快要結束了。

其實母雞角落是一群'不嘴砲'的創作者辦的小發表會,
氣氛弄得相當溫馨,我感受到了許多許多的溫暖,
那時的我其實眼鏡是霧著的,
但也沒關係,音樂是用耳朵來感受的,
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創作,多麼有趣。

沙龍

圖片
浪漫,不著邊際的浪漫。

總是這樣的想著,
我應該要開一家咖啡店,
裡面仿效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沙龍,
讓一些文人雅士高談闊論,
讓一些創作者能夠有地方發表,
讓一些想法能夠變成現實。

咖啡店的裡面是溫暖的木頭色系,
牆上貼著掛著很有感覺的畫作、海報,
有一些年輕漂亮的服務生,
還有一台鋼琴、一套音響設備,
如果情況必要,
還能把這裡弄成小劇場。

希望這裡是個孕育創作的天堂,
如果能夠激發許多靈感那更是完美。
每隔個幾天就有著新作品發表會,
不管是音樂、小說、短文、詩詞,
或是單純的想要來個小型演唱會來高歌一曲,
一切都能在這裡搞定。

作家、畫家、舞者、演員、音樂家、寫詞人都好,
只要是創作者我們都歡迎。


真是美好阿,不是嗎?
這是個好夢想。

舊年換新年

Frohes neues Jahr!

跨年行程不想把它變成流水帳,
那就變成倒敘的鏡框架構好了。


誠品旗艦店真的是大的非常非常誇張,
非常非常非常大,喔,我的天哪。

然有碰到記者不斷的在抓人訪問,
問說昨天有沒有去參加跨年。

我想也是,在這樣熱血的市政府附近,
多少會有人徹夜未眠仍在這繁華的街頭徘徊。

只是那不是我,
在參觀這巨大誠品帶來的感動之前,
我同著露西她無邊的想像力在納尼亞王國遊蕩。

For Narnia! Sieg Zion! Sieg Zion! Sieg Zion!
(為了納尼亞! 吉翁萬歲! 吉翁萬歲! 吉翁萬歲!)

真是一個冰天雪地的國度,我說,
不過在感受到納尼亞的冰冷之前,
還有一個更是冰冷的地方。



那是凌晨六點半的總統府,
現場人聲鼎沸,可以說是相當熱鬧,
如往年的還是沒有高呼中華民國萬歲,
我想是沒差,不過我覺得這種口號是能帶動熱血的。

因為再熱血也比不上今天零時的8101熱血燈火演出,
在我家真的看的到實況,一零一爆發的當時,
甚至能夠感受到全國人民的鼓動。

這就是熱血,這就是青春阿。

我們如此青春,
選在一個這樣美好的夜晚,
排練即將在今年三月登場的國企之夜大三劇。

大一的愛現讓我們陷入焦慮,
哎呀,好焦慮。


於是應該要請焦慮的人來現身說法,您說是嗎?

其實也不太需要,
因為排演之前我們一邊吃火鍋、一邊看紅白歌合戰,
圍在桌邊的是今次的跨年成員,國企五唬,
威進、宗宏、乃王、董哥、我,
在電視機前面感受這樣極緻的表演藝術。

我也很期待早安,我的TYPE被抓到了。


從超級巨無霸大的誠品逛完之後,
一行人便踏上了歸途。

就這樣搭上了中午沒什麼人的捷運,
快樂的跨年就這樣劃下了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