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5的文章

不用穿衣服的世界

這天我很無聊,
在想人到底有沒有可能都不穿衣服。所以就想說,
人到底為什麼要穿衣服呢?
人是由演化而來的這個說法是正確的話,
而猴子和人有一樣的祖先,
猴子沒穿衣服,由此可知人本來是沒有穿衣服的。沒有東西遮蔽的人生該是一個比較快樂的人生吧,
連僅有的限制都解除了,多麼自由。人開始穿衣服,大概是發現可以藉由野獸的皮草避寒吧。因為人身上的毛不多,所以需要可以保暖的東西,
於是發現了火,發明了衣物。所以穿衣服是因為要避寒。
如果上面這樣說是對的,
那人是有可能不穿衣服的。當人不再需要避寒,
不再懼怕氣候環境帶來的恐怖因子的時候,人應該就不再需要衣服了。

於是我在腦海中構築了一個大家都不穿衣服的世界。
那是一個科學相當進步的時代,
人是活在某種被遮罩過的天空下,
人不再聽天由命,而是能夠操弄天命,
氣候、地震等等有可能造成災害的要素都是人能夠控制的。

大家的生活很自由自在,
因為政府什麼都會供給,
只要大家都按著既定的法律行事。對衣著的審美標準不存在,
就像古時候對於電腦配備的時尚標準不存在一樣,
人們不再穿衣,生活的相當開放。大家都很健康。
這世界感覺起來滿完美的,
沒有衣服的世界,大家都會很誠實。感覺也挺不錯的。

返校一行

時間飛也似的流過,
幾個月後的今天,
我又跑回去找老師抬槓了。

成員簡單的只有心理系達人丘拉拉和我。

附中門口多了捷運工程,
感覺起來挺吵,
交通什麼的也變的擁擠起來。

沒差,這環境本來就會改變。

一進學校便殺去找老師,
結果撲了個空,
於是掉頭去吃飯。

下午兩點多實在是很難找到料理下肚。

不過南樓的麵攤倒是不錯,
我們發明的羊肉乾麵依然是大家都愛的口味,
門外珍奶攤的老闆也是好久不見,
發明了一堆怪飲料廣受學弟妹們歡迎。

點了新口味的可樂綠茶真是微妙。

後來晃晃又跑到三樓的辦公室試試手氣,
果然不錯,撞見老師在監督打掃。

就降交換了心得,
果然不同眼光的人看世界就是不一樣,
歷史如此,時事如此。

要走的時候還跟玲玲老師跑去買菜,很不賴。

真什麼人也碰到了,老師教官之類的,
就沒碰到豔遇。

可惜。

真實

我一直在思考著這樣的問題,
所謂的真實阿。


也沒為什麼,
有人說過我是很真的人,
因為我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就說什麼,
沒有保留、沒有謊言,
這是天真吧。

只因為我相信,
誠實的世界是比較方便的。

把真的我給顯露出來,
其實滿不錯的,
我不用多想所謂的包裝,
我只要做我自己。

這也就夠了。


然,今天討論到的一個小題目,
到底化妝、整形算不算是真實?

化妝是每天對自己容貌的修補,
能讓自己變好看,
增加一些正的外部性,
然後表現出想讓人看到的樣子。

這是真實。

整形是把自己覺得不好的地方改掉,
像是鼻子、雙眼皮、下巴、胸部、屁股,
都能修改成想要的形狀樣式,
修改成想要讓人看到的樣子,
好看的樣子。

這是真實。


可是問題來了,
好看,是怎麼來的?

是人從內心發展出的本能反應嗎?
我覺得部分是吧,
像是男人看到裸露的女性就會有反應。

另一大部分的好看則是因為流行,
是社會的價值觀所建立的好看,
古代環肥燕瘦也是好看,
現代的林志玲五五六六,也是好看。

好看,是為了建立一些形象。


而形象這種東西,
是真實存在的嗎?

我在思考的是這一點,
如果形象是真實,則化妝、整形就反推回來是真實,
如果不是,則矛盾。


形象這東西,
有時候是可以做出來的。

亦真亦假,
有好的形象不代表一定有真本事在。

海洋

圖片
海洋。一向都很喜歡海。因為它有種給人一種自由的感覺,因為它很大很大,怎麼也看不到邊。看著一大片海洋,坐在岸邊吹著海風,實在是一大享受。這時的風,應該不是西北風吧。這照片是在2005年暑假,我們在宜蘭的海邊照的。海風很大很大,從太平洋一直吹向我們。這應該是大海先生在跟我們說故事吧,只是用我們聽不懂的語言。沒差,這樣聽的我也很高興。

男子漢

圖片
那天,肚子痛的緊。 在外地臨時也找不到救援, 只好在帳篷裡邊呼喊 友人見狀,及時趕到拿了瓶胃乳。 早知道就不要吃地獄麻辣了。 「幫我把這交給我父母, 這些交給我老婆, 至於其他...你就留著吧。」 「你是說這些衛生紙嗎?」

用處

稍微談談人的用處。

在所知的狀態下,人們都擁有某種價值,那種存在的價值。人們有可能感受不到自己的價值,但自身的價值別人卻容易看到。

這也是為什麼人容易迷失自己,
卻又容易從他人身上得到安全感的一個原因吧。

人好像非得要對社會做些貢獻似的,要找到一些價值,一些價值的証明。用來證明自己在社會上是有用處的,才不會被淘汰。「社會,多麼現實。」是有可能會淘汰某些不被重視、沒有"用處"的人。於是有些有大義的人開始認知到這點,認為任何一個人都是不該被放棄的,故提出 一些解救方法。

但人性使然,某些既得利益者沒有感受到他的存在是因為被社會救濟而存在的。被許多熱心人或是納稅人補貼卻沒有心存感激,卻說「這錢是你們給我的,我該怎麼用是我的事。」好像這是理所當然般的。這當然不會被社會所接受,但是又沒有辦法對其做出限制。即使相當無奈,還是要去做。

社會公益就是這樣的概念,
要去拯救百萬同胞於水深火熱之中。

要解放人民、要提升這社會的品質。

人存在的意義要從自己心裡面找到證明,而人的用處卻是由社會的眼光來的。找到存在的意義並沒辦法填飽肚子,而對這社會做出貢獻則可以得到應有的報酬。

所以我說人的存在和人的用處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如果說人沒有辦法脫離這個人與人所建立的社會,那在社會當中找到自己的用處是必要的。否則,會餵不飽自己而沒法達到某種幸福狀態。一些被補助的人也是一樣,應該要視自己為有用的人,而積極找到出路。

如果可以脫離的話,
那找到存在的價值就是一條好的出路。

隱居-04

天上啪咑啪咑的下著雨,
我躺在前幾天剛作好的床上賴著,
不想起來,不想面對現實。


前幾天在設計我的眠床時,
就在考慮它的大小到底該是多大。

大一點,我就能比較舒服,但就要花比較多的工夫;
小一點,可以省力省時,可就不能在床上翻滾。

想這個真是件麻煩事,
所以乾脆就弄一個不大不小的成品出來好了。


這樣子決定以後,
就按預定生產出一張床出來了;
中間路線的床我實在是不甚喜歡,
因為他既不能翻滾,也不省時省力。

在構想的時候覺得應該是不錯的啊,
比起大的省工,比起小的舒服,
那為什麼我還是不滿意呢?

也沒特別的為什麼,
感覺問題嘛。


反正現在我是有床的人了,
比起過去無床,我要感到幸福才是,
於是就這樣懶在床上。

雨,還是不停的啪咑啪咑,
順著我天花板上的小洞跟地板傾述。

異鄉人

圖片
那天我走在一個看似陌生的都市。其實它對我來說的確是滿陌生的,因為那不是台灣,不是我從小到大生活的環境。


那裡是日本,位於大阪環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 Japan)的一隅。

從來沒出過國門的我,在2005年的一月底終於踏出了我的一大步。第一站就來到了日本,跟著幾個好友們一同在這看似熟悉的角落探索。一連走了七天,腳很酸,心裡卻很實在。果然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到了外國,就覺得國外什麼都好。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這裡的東西實在頗貴。隨便吃個簡餐也要價300台票,這時又開始懷念起故鄉的月亮了。在台灣,真是吃的天堂。

別急

我覺得適時的冷靜是很重要的。

有時候自己想太多就是想太多,
放輕鬆,反而會得到更多的自由度。

嗯,因為人是理性又是非理性的,
所以會相信自己的理性是正確的而執迷不悟,
我堅信這是世界的真理。


但是我無意去說服別人,
我的真理不一定是你的真理一般。

只是我透過我的想法可以發現很多世界的奇妙,
你看不到,也不關我的事。

有人說我這叫做既得利益者,
其實我們大家都站在巨人的頭上。

一些好東西其實都放在附近,不過不懂利用霸了。


還是要說退一步海闊天空。

在洗澡的時候想到的,
如果人生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那我們還是能有很多選擇的。
像是倒退、停住不動、向前走,
還有跳著走、匍匐前進之類的。

沒有人說只能向前走。

隱居-03

我,到底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呢?


每天的生活起居,
是要有些規定,還是什麼都不管呢?
一個人的生活還要有遊戲規則嗎?

想了想自己的生活,
本來就能隨心所欲,
但好像也太過隨便。

怕說太隨便就會把自己建立的一切搞砸。

所以即使沒有什麼規矩,
還是給自己定一些小小的計畫吧。

這樣子每天經營生活也會頗有樂趣,
這樣的我會是快樂的吧。


於是我就開始改造現在住的這個地方,
至少要讓這裡能夠舒服一點。

安逸的生活也需要一個舒服的環境,
先訂個目標,再來看這個目標設定計畫,
成功與否就看我的執行力了。

每天一點一點,
把想法用汗水化成現實。

這樣的我會是快樂的吧,
只要相信我是快樂的,我便是快樂的。

因為快樂是從心裡面跑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