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6的文章

聊到夢想。

圖片
最近常常聊到一個話題,
就是「你以後想做什麼?」

老師也問、同學也問,
當然家裡的人也會關心。


你以後想做什麼?

這話可能有許多許多的涵義,不過最主要的意思就是 --
「你以後想要怎麼賺錢?」


我們在討論這話題的同時,
當然知道這話的背後在問什麼,於是我們會回答,
「我想要先去一些公司上班,」
或是「唸個研究所之後在去找些公司上班,」
或更直接點:「當完兵之後上班。」

好,所以得到的答案相當一致,
那這還有什麼好討論的?


可能是因為大家想從事的工作內容不一樣的關係吧,
想要知道哪方面的工作是大家想要做的那樣,
順便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後討論。

「我想要做行銷方面的工作」、
「當個記者好像不錯」、
「乾脆自己開店當老闆啦~~」
於是我們得到更深一層的答案。


然後我就在想,
要是一開始問的問題不是「那個意思」呢?

「以後想要做什麼」這問題的範圍很大,
有可能是以後想去哪裡旅遊、完成一些夢想之類的事,
但是回答的答案卻被限制住了。

這是社會給人這樣的思考模式,
是學習得到的,不然為什麼大家的想法如此齊一?

很恐怖,
社會的價值觀成了個人價值觀念的主體,
人們失去自我,成了彼此擁有的彼此,
如果按照既有的體制規定運作就不會出錯,
也「相信」這樣會使自己成為幸福的人,
這樣的社會,
也就是我們的社會。


渴望自由的人很少,
誰知道自由的代價是什麼呢?

思想很難跳出來呀,哎呀。

-
照片是我的小妹,在台大。

復甦。

圖片
我體內的魔鬼在呼喚我,
應該是近幾天來頭痛欲裂讓我有這樣的感覺吧。

頭很痛,嗡嗡作響,
常常會有幻覺產生,
感覺到世界很不真實,
或說,我覺得我有死亡的可能存在。

不過誰沒有呢?


頭很痛,嗡嗡作響,
條件反射的因子讓我不想要碰到書本,
因為看到書本頭就會痛,
或說,是因為頭痛才不想看書,
都有可能,我還是把漫畫給啃的相當乾淨。

我是漫畫狂。


頭很痛,嗡嗡作響,
覺得很多很多的時間都浪費掉了,
不過真的浪費掉了嗎?
換得了一些少許部份的成就感,
也說不上是浪費,應該說是把時間的運用更完善,
把大部分的都燒掉了,
很有意義,即使看來有點玩物喪志。

迷戀在電玩世界賴著不走。


頭很痛,嗡嗡作響,
體力像是用不完一般的,
愈晚愈有精神,
我與台灣的人們有了時差,
下一秒鐘,離開這個時空,
我的人在歐洲,閱讀著夏日午後,
那本兩三個月前買的書物。

夜貓子不是我,我只是有時差。


要是說我的生命即將完結,
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也沒什麼關係,沒什麼後悔,
我喜歡的事情都儘量去做了,
不喜歡的事情也都避開了,
遺憾,這兩個字不該在我的腦海中浮現。

當然,這也只是與現在事實不合的假設,
不合邏輯,推出來的東西都是狗屁不通。


這樣,我感覺到身體裡面的魔鬼在呼喚著我,
到底是我在呼喚著她,還是她在乎喊著我的名字?

-
照片是兩年還三年,總之是去綠島還台東玩的時候的照片,
復甦是因為我很久沒有post文章了,
應該要多發表一些才好。

可以多在我的留言板上跟我反應,我會看。

勇者素質分析

圖片
這是我的分析結果:

紀伯寧的素質分析:

* 等級升不上去:43.78%
* 開金手指作弊:19.38%
* 成為傳說的可能:15.38%
* 主角威能:12.20%
* 火屬性:4.60%
* 變成天空中微笑的大臉:2.46%
* 心中的黑暗面:1.89%
* 被續作主角幹掉的可能性:0.32%



點這裡做做看

施比受。

圖片
「施比受有福。」

這句話好像很久前就聽過了,
但是現在聽別有一番感受。

施也就是所謂的付出,
而受就是得到別人給的恩惠吧。


能夠付出心血是件幸福的事,
能夠得到也是幸福的事,
而付出的感覺很實在,
得到的話就少了點感覺,
那種成就感的達成吧?
所以施比受有福。


在聽到這句「施比受有福」的時候,
我的腦中在想的是,「攻比受有福」,哈哈哈,
也就是說做為進攻的一方會比防守的一方幸福,
能享受攻城掠地的感覺比起固若金湯來的好那樣。

因為攻城掠地那樣是一步一步成長、得到,
防守的固若金湯也還會是漸漸失去所有。

好吧。


另外我最近真的感覺到執行力的缺乏,
什麼事情都只是講講沒有去做,
可能缺乏一些火星塞吧。

沒有動力怎麼燃燒小宇宙?

花了許多的時間在計畫、在想像,
卻沒有辦法實際執行,
只會想、只會動口那樣,
真的沒有做什麼。

需要動機,
我看了書裡面也是這樣說的,
他說什麼都可以是動機,
我卻認為像是把成績弄好之類對我來說沒有真正的誘因。

把自己弄得很偉大,
只會搞成大頭症而已。

不喜歡那樣的感覺,
所以我還在思考,
思考那些關於現在、關於未來的事情,
希望我有動力去做。

你能給我動力嗎?

展望會與飢餓三十。

圖片
今天還滿感動的,
覺得參加展望會辦的飢餓三十青年訓練實在是滿值得的。


一開始大概就介紹了一下飢餓30到底在做什麼,
本意就是要幫助那些因為天災人禍飢餓的人,
或是些得了病的人,特別是小孩子們。

因為小孩是未來的主人吧,我想。

雖然我的腦子裡一直在想說,
這樣的財富移轉會不會對當地的社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像是本來純真善良的就多了些貪婪,
本來乾淨的都被污染了。

但這樣想是多餘的,
看到影片大概就知道那是不會發生的,
連基本的三餐溫飽都顧不得了,
哪來的空閒時間想其他事情呢。


對,所以要去資助他們脫離苦難,
給他們糧食、教育的機會,
因為我們看到了,我們要把窮人的數量減少。

說不上要讓他們富起來,
但也總是能讓他們嘗到一點溫暖、幸福的滋味吧我想。


還有一段很深刻的,
是黑人跟王宏恩經驗分享的那個段子。

雖然黑人說話很冷,
可是他說出來的話還是滿感動人的,
再配上王宏恩彈的吉他唱的歌,
只能說太棒了。

那種從心裡面說出來的話語,
是真實的,信任的,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有興趣加入飢餓30活動的人,
可以參考世界展望會網站 台灣世界展望會
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