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香蕉週報 #11 酒的味道

想了一下還是把小標題移掉好了,總覺得感覺怪怪的。原因無他,因為這整篇就是週記阿,其實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也不用刻意把小標獨立出來吧,索性就不用標題了,我想應該也不會造成什麼巨大影響才是(基本上是我開心就好)。這週的生活,或許是環境的改變吧(大整理了我的房間),感覺起來是需要多適應一下。另外,這陣子把我自己的創作練習強度稍微提昇了一些(練習什麼的就不公開發表了),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的練習,把我自己的實力再增強一點。


不過生活大體上是沒什麼變化,一樣就是閱讀、運動跟練習畫畫。閱讀的步調變得比較有點慢,可能這陣子比較浮躁,不太容易專心地在字裡行間遊走,就斷斷續續的看。不但如此,還滿容易看到睡著(打瞌睡那樣),這或許是種徵兆,可能代表我自己的意志力被消磨殆盡了(?),也有可能就單純是正在看得書內容太無聊,一下就把我催眠了。不管怎樣,書的進度還是要推進的,待寫的讀書心得還排了好一長串,希望我能在六月結束之前完成45本心得。(這樣下半年就剩下55本,還要多加油阿)

關於運動,因為我的健身房會員過期了,現在必須要找到新的棲地。一連跑了幾個地方,除了設備的以外,環境的密度(擁擠感)也是滿需要時間來習慣的。訓練菜單則是延續一年前的(頂多做點小更動),就是一次練全套(這每個人自己找到習慣的套路就好),最近補充了一些肩膀的部份(原來就只有胸背腿為主),反正全身上下都練就對了。

下週來做一下半年的回顧好了(半年又過了),讓我來醞釀一下該怎麼寫。


這禮拜想要談的主題是酒的味道。

這主題不是要講說我能喝出多少不同的風味(而且實際上我分不太出來優劣,但我儘量),是想談一下酒對身體的作用。單純就我自己的親身體驗(我的觀察啦),酒精可以喚醒體內「非理性」的部份,讓隱藏的、具有野獸能量的自己與理性意識同時存在,這當然會引起一些混亂。會使得腦裡面的各種角色在爭論的時候,理性變得比較小聲(但不是不存在),就會讓身體「不由自主」地執行一些平常不太可能做的事情。

不過我得說,這些「不由自主」也都是我自己做的,酒是我喝的、事情也是出自我手,會讓這一切故事發生,我自己一定要負最大責任,責無旁貸。畢竟再怎麼說理性還在,只是在精神裡面的勢力減小,並沒有「失去」,我還是我。

隨著年紀愈來愈大,跟酒精飲料接觸的經驗也愈來愈多,也漸漸能夠體會各式各樣的酒後人生。一路這樣喝下來也累積了一些故事,無聊的時候也能充當話題小聊一下。不過大多都不是什麼「幸福快樂」的故事,多數黑色幽默佔的比重比較高一些。可以的話,還是不要發生的好吧。

「品嚐」酒的滋味,程序一般來說都是這樣的,當體內的酒精濃度提升到某個程度之後,就會連話都說不清楚(本來就不清楚的就會更不清楚),不是開始重複一些重點、跳針(因為會忘記自己有沒有說過),就是開始大小聲(因為察覺不到自己的音量)。此時也很容易受到環境鼓舞(因為判斷力變得很差),只要感覺起來合理,那就會是當下的真理,而真理是絕對的,自然是要奉為圭臬。荒唐事大多都在這個階段發生,由「非理性」的自己主導演出。

而當體內的酒精濃度不斷標升、身體無法承受的時候,更裡面的自己就會接管這一切(除了理性跟非理性的第三方勢力),大多的情況就是逼出體內多餘的酒精(嘔吐),然後強迫身體進入休眠狀態(不省人事)。在這個狀態下,想要做出一些荒唐事幾乎是不可能的,畢竟身體已經完全脫離意識掌握了。

隔天醒來之後,沒意外就是精神不濟、頭昏腦脹(頭痛看狀況)。每次都會檢討,為何要喝那麼多讓自己活受罪,而接下來的半天(或一天)就是處在一個不是很好的狀態,打亂一切安排好的計畫(如果有的話,計畫果然趕不上變化)。然後沒過多久,好像又把「教訓」忘的差不多,整個流程再來一次。看來我是陷入某種輪迴了啊,糟糕。

不過我也不是多喜歡喝酒,而是大部分的情況我不畏懼挑戰(當然現在比較怕啦),流程也算是熟悉,只要有準備一些應對策略,就能比較安心一點(真的只有一點)。未來我是希望頻率可以愈少愈好,畢竟這樣跑過一次真的很花時間精神,要想清楚再喝阿。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書心得] 柔軟的心最有力量

[讀書心得] 有些話,這樣聽那樣說,更好:面對衝突,不暴走、不動氣又不吵架的溝通 Dos & Don'ts

[讀書心得] 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